文/石素英 • 圖片提供/前金長老教會

李幫助的一生(1909-1997)映照二十世紀台灣教會女性傳道人的生活。身為台灣女性的她,見證了作為出養養女的辛酸。在二十二位兄弟姊妹中排行第十六的她,家境並不富裕,曾被母親要求將求學的機會讓給與自己年齡接近的弟弟​*​台灣重男輕女的文化也因此在她心上,畫下深深的傷痕。
在這背景下,當李幫助看見異象,明白上帝呼召她建立道生院系統時,她只能跟上帝談條件,也可以說是許願——只要上帝幫她完成三件事,她便知道這真是出於上帝。她提出的三項條件:一是退婚,二是到中國讀神學院,三是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牧師。這三件事反映當代台灣女性取得宗教上公共身分的艱難。

重男輕女文化下的經驗與獻身

1930年代,當時全球少有教派設立女牧師,建立台灣長老教會的英國和加拿大母會都尚未設立女牧師,李幫助提出的條件,指出她對現實環境的評估與呼召之間落差太大,幾乎是不可能發生。沒想到上帝讓她完成退婚的願望,並前往中國求學。李幫助是很實際的,到中國讀書,這比祈求到日本讀神學院更切合實際,因為當時日本屬於先進國家,留學經費龐大。於是她選擇前往上海,就讀中華女子神學院,求學過程主要是憑信心生活的操練,接近內地會或是宋尚節的奮興信仰,採取將自己完全獻上當作活祭的信仰形式。在完成學業以後,她前往福建擔任傳道。

展現為基督而死的決心

李幫助曾經驗兩次的牢獄之災,一次是在福建擔任傳道時,被誤認為是日本間諜,面對每天都有人被槍決的監獄生活,她仍在牢中傳福音,宣講真道,為有需要的人禱告。在信心的仰望中,她透過當時教會和英國宣道差會的協助,與死亡擦身而過,獲得釋放。

另一次的牢獄之災則是在返台後,當時處於日治末期,她被派管理淡水宣教師宿舍,然而卻被日本政府誤認為是中國間諜,因而下監服刑數個月。出獄之後,前往高雄前金教會服事。

救助二二八事件的傷患

曾經學習護理的李幫助,在台灣南部服事之初,擔任前金教會長老。1947年發生二二八事件,當時很多人被槍擊中,或是被刀砍傷。在混亂的局勢中,她用三角巾畫上十字圖案,插在三輪車上作為救護隊旗幟,請會友協助載送受傷者到教會。當時教會長老林啟山醫師(楊金寶之夫婿)擔任醫務,以及教會中有護理知識者的協助,教會成為臨時救助站,李幫助還因此受到表揚。這件事並未在李幫助的見證或記錄中被提及,反而被馬不停蹄的培靈與教會服事所掩蓋,因為台灣尚未設立第一位女牧師,她仍必須緊緊跟隨上帝的帶領,為自己和教會創造可能的機會。

就任台灣第一位女牧師

1949年三月高雄中會前金教會按立李幫助成為該教會第一位牧師,也是全台灣第一位女牧師。李幫助獲得前金教會的認可,也得到台南神學院的肯定,由台南神學院院長滿雄才牧師為其封牧。1954年,當李幫助離開前金教會時,教會已經是五百人聚會的教會,可見其足以承擔牧師職分,同時也成為享譽南部的培靈牧師。這時李幫助已經四十歲了。

後半生的無悔還願

封牧以後,李幫助一直掛念著自己和上帝之間的約定。她提出的三項嚴苛條件,上帝都成就了,接著便著手建立道生院,完成所見的異象。她非常實際地朝著目標前進。1950年代初期,李幫助在楊金寶等人的協助下著手推動,包括:神學院、婦女院、幼稚園等事工,但李幫助最先設立的是道生聖經書院。婦女院一直是她掛心的事工,這是上帝的旨意,要藉著該機制扶持台灣弱勢的女性。

因為經驗到上帝是在沙漠開江河,在曠野開道路的上帝,她確認這是自己和上帝之間的約定,與教派或他人無關。為了專心完成自己領受的異象,尋求籌設道生院的可能,她離開長老教會。從道生聖經書院的關閉和重啟,以及加入新生教團開設教會,以及購買延平教會等工作,可以看出李幫助並沒有完善的規劃。如何建立道生院?李幫助隨著聖靈自由的運行和帶領,不斷在禱告中聆聽聖靈的聲音,一方面致力於開拓教會,一方面尋求可能的建院地點,最終在北投錫安巷靠山邊地區,設立道生院。

雖然設立神學院並非李幫助的長項,但是她邀請上海中華神學院的學弟幫忙,建置宣教的神學院,樂意資助中國的宣教事工,並在北台灣開拓道生系統的七間教會。

為奴之地被救贖與高舉的異象人生

李幫助的一生雖然環繞著與上帝之間的約定,但是透過自己的生命經驗,她的女性意識也是清晰的。她曾參與婦聯會,也與楊金寶和當時高雄市婦女會一起努力去除養女文化的惡習,並透過教育提升婦女尊嚴。楊金寶任省參議員之職時期,也是道生聖經書院的董事長,二人對教育和婦女議題的共同看見,支持她們結拜金蘭姊妹之情誼一生之久。

在未封牧以前,李幫助等候上帝為她成就不可能的三項任務——退婚、神學教育和封牧,讓她可以自由地服侍上帝。後半段的人生,則是忙著完成異象中的託付,建立道生院。她是台灣的奇女子,經驗了深沉的苦難,但始終仰望呼召她的上帝。是這位上帝,將她從為奴之地救贖出來,並將她高舉,得到與男性平等的教育,不受婚姻和家庭的束縛,成為台灣第一位女牧師,專注於旅行佈道,並培育無數愛神、愛人的傳道人。

李幫助的女性主義是超凡的,成就是超越當代水平的,因為她意識到在耶穌基督裡,不管是男的、女的、任何種族、任何階級的人,都是平等的(加3: 28)。


  1. ​*​
    [1]參考自http://www.laijohn.com/archives/pc/Li/Li,Pchou/brief/Niu,Uchin.htm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