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基督宗教女性之教派/宗派對話——從歷史說起】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性別公義

【與談人】蘇貞芳牧師【前言】何謂性別公義? 我被分配是談「長老教會的性別公義」。莊牧師談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性別公義歷史,我有的是地方教會經驗,因此我談「長老教會,女性傳道人與教會內」性別公義的經驗......

在〈【台灣基督宗教女性之教派/宗派對話——從歷史說起】台灣基督長老教會的性別公義〉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MeToo的重量】什麼時候「時候到了」(#Timesup)?

【與談人】陳文珊老師(玉山神學院助理教授)【引言】MeToo是2017年好萊塢製片哈維.書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騷擾醜聞爆發後,在臉書等社交媒體上廣泛流傳的一個主題標籤......

在〈【#MeToo的重量】什麼時候「時候到了」(#Timesup)?〉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MeToo的重量】女性神職人員的性騷擾

【與談人】蘇貞芳牧師【引言】請問大家三個問題, 1.誰會被性騷擾 2.什麼年紀的人,會被性騷擾? 3.為什麼「性騷擾」一直存在? 回答完以上三個提問之後,請問,為什麼多數人的刻板印象還認為「性騷擾是女人的議題」呢?再問,請思考為何「林奕含事件」被類歸為「女性議題」......

在〈【#MeToo的重量】女性神職人員的性騷擾〉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醫治記憶和對話】我是外省人 ? 還是本省人?

【與談人】劉寄萍(中國學園傳道會牧師)【引言】我是一個芋頭蕃薯,父親是外省人,母親是本省人;而我在長老教會服務的時期,(我現在是學園傳道會的同工),當時我在學園傳道會的高雄區服事,並擔任高雄前金長老教會青少年團契的輔導......

在〈【醫治記憶和對話】我是外省人 ? 還是本省人?〉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醫治記憶和對話】一個家庭,多元族群

【與談人】鄭玉英(懷仁全人發展中心諮商心理師)【引言】我的父親是從中國來的,民國36年在基隆港下船,42天後碰到了228事件。當時,台灣鐵路局去中國招考鐵路警察,一群年輕小伙子,穿著警察制服,父親是其中之一......

在〈【醫治記憶和對話】一個家庭,多元族群〉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醫治記憶和對話】義光教會邱瓊苑牧師

【與談人】邱瓊苑(義光教會牧師) 【引言】台灣基督宗教跨教派女性對話面對過去台灣各個教會之間,因為神學立場、社會關懷與禮拜儀式等等不同的主張而互有批判,甚至阻隔了彼此同工合作的機會。女性牧者同工身處以男性為主導的教會生態更是鮮少有機會彼此對話與合作.......

在〈【醫治記憶和對話】義光教會邱瓊苑牧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醫治記憶和對話】長老教會總會副總幹事高天惠牧師

【與談人】高天惠牧師(長老教會總會副總幹事) 【引言】 主後2016年8月1日為原民日,也是新上任總統蔡英文代表新政府向原住民致歉時刻,其致歉文中有一段這麼說:這塊土地,四百年前早有人居住,這些人原本過著自己的生活,有自己的語言、文化、習俗、生活領域。但這塊土地上,因來了另外一群人在未經他們同意之下,剝奪了原先這一群人的一切。讓他們在最熟悉的土地上流離失所,成為異鄉人,成為非主流,成為邊緣......

在〈【醫治記憶和對話】長老教會總會副總幹事高天惠牧師〉中留言功能已關閉

End of content

No more pages to load

關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