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論壇名稱
    醫治記憶和對話
  • 時間
    2017/12/19
  • 地點
    台北和平基督長老教會
  • 與談主題
    我是外省人 ? 還是本省人?
  • 與談人
    中國學園傳道會劉寄萍牧師

我是一個芋頭蕃薯,父親是外省人,母親是本省人;而我在長老教會服務的時期,(我現在是學園傳道會的同工),當時我在學園傳道會的高雄區服事,並擔任高雄前金長老教會青少年團契的輔導。今天,同工邀請我來參加這個聚會的時候,我大致上跟他說,我非常、非常感動,因為我看到意義和對話。我非常認同,現在的政府一直在談轉型正義,但是我不知道該怎麼定位我自己,你說我是外省人,還是本省人?我一直…不知道。我在追尋自己的定位,因為我的同學、我的好朋友,都跟我一樣在眷村長大,你說他們是深藍嘛,我的岳母和岳父是深綠。回南部太太家,我要聽深綠的說,我父親所支持的那個深藍的如何如何;我到父親的家,他也都會告訴我投票一定要投誰,投深藍的。回家超辛苦的。當然我有自己的看法,但是,剛剛有人提到,每一次的選舉都要挑起種族對立,這是我心中永遠的痛,你說我沒有感情嗎?我明明在這個地方啊,這個地方是我的家鄉,我從小就在這裡。你說對岸,對岸是哪邊?對岸是我讀歷史,考試要用的。我歷史讀得很好的,大學聯考歷史是很高分的。


剛才提到的那部分,真的是我心中的痛。我是一個牧師,從事關懷人的工作,但是每每面對這個衝突,這個跟我原本的家庭背景完全不一樣,截然不同的景況。我也就跟我家裡立一個約,在面對這些事情的時候,往往要怎麼去看,我常鼓勵我們家是要從 神的角度去看一件事。但是我常常要面對的一個衝突就是,當一個政黨上去的時候,我是被另一個政黨的支持者排斥的,所以我的同學群有設一個通訊群組,到現在,我通常都是不出聲的那一個。我很希望可以醫治記憶,而且真的要與記憶對話。然而,228事件發生時,我不在場啊!那我爸也不是兇手,可是每年228紀念日的時候,卻是要被拿出來鞭打的那一個,因為我是外省人,可是我媽媽是本省人,我現在的妻子也是本省人,那我到底要怎麼辦,我希望有醫治,我也希望有對話,我在這個土地上面,我要如何自處。所以我剛剛看到一個引言​*​的部分,我非常感動,哪一天台灣也可以這樣子,我們真的有轉型正義。

剛剛與談人也提到原住民,我真的會覺得很對不起他們啊,非常地對不起,所以當我看魏德聖拍那一部片子​†​的時候,我想到說如果可以的話,搞不好,我也可以去幫助原住民。


對我來講這是相當微妙,所以沒有辦法表達,但是當我看到我們國家在這一方面,就真的有需要醫治記憶與對話,主辦單位可以辦這樣子的一場論壇,讓我可以知道,可以怎麼樣自處在現在這個社會。我也沒有辦法改變我的父母親,因為那是歷史事件,我要怎麼樣去詮釋這個歷史,我爸爸也不是自願來到這個土地,所以我要問——要怎麼去看這樣的事情,我真的很希望可以有一個對話的過程、團圓的過程,然後在這塊土地上面,我怎麼看我自己,謝謝。

★ 特別感謝劉寄萍牧師參與本場論壇的Q&A對話,並同意將其分享內容刊載至本平台。

★ 歡迎進一步點閱該場論壇之其他與談內容。

  1. ​*​
    參閱:http://web.nsocws.tw/modules/tadnews/page.php?nsn=45
  2. ​†​
    電影《賽德克•巴萊》
 ★ 本【論壇】為對話平台 ★ 
關閉